面条

妍妍

清晨,我刚醒了去吃面,看到面条很干,颜色也不均匀,一面有 酱油的颜色,一面又没有,一下子,我感觉没有了胃口。我拿起了筷子,希望能把面挍匀,可是面条像定了型,像已经干了一样,弄了半天跟原来一模一样。

没办法,我只好开始吃了。我用筷子挑起一根面,轻轻放进了我的嘴巴,干巴巴的,味道并没有好浓,尝不出来。我又夹了一大筷子,放入了我的嘴巴,感觉一会儿有盐,一会儿又没有盐。可是顿了一秒之后,舌尖蹦出了一点辣辣的味道。

啊!今天的面条味道真不同,在我的舌头上发生了七十二般变化!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