领包裹

妍妍

下午,阳光刺眼,火辣辣的,花草都被太阳晒蔫二儿了。妈妈叫我们去正门领包裹,我们不情愿的穿上鞋,往楼下走。一会儿,书书放起了音乐,动听的声音在我耳边徘徊,走着走着,我就被书书落到后面了。走过拐角,我看见书书站在前面,双眼直视自己的膝盖,我立马问:“怎么了?”原来书书摔了一跤,膝盖出血了,我只好让书书等着,我去拿包裹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